Chapter 12-1

 

Spring, 2008

 

春暖花開的四月天,轉眼間嘉恩從德國回來又過了三個月。

 

這個週六的早晨,嘉恩很難得地晚起。

 

昨天晚上人維臨時約了大家吃飯,說是要慶祝他的公司這個月業績創新高,也順便恭喜日前宣布懷孕剛滿三個月的小薇和日祁即將迎接第一個孩子。一夥人自校慶過後就沒碰面,昨晚下班之後,人維請大家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餐後除了懷孕易累的小薇和帶著寶寶的Tracy兩家先行離開之外,其他人都跟著去續攤唱歌。等到人維和白雪把嘉恩送回家裡的時候,已經是過午夜的事了。

 

睡到自然醒的嘉恩有點喜歡這種難得的小放縱,也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家人健康、店裡生意穩定,工作雖忙碌但有成就感;或許流川不在身邊是唯一的小小遺憾,但是兩人感情非常穩定,絲毫沒有被遠距離影響,倒也不算太差,連家人朋友都很替她開心。

 

嘉恩用力地伸了個懶腰,下床走進浴室盥洗。

 

再次從浴室走出來時,她才注意到樓下隱約傳來爸爸開心的笑語聲。奇怪,還不到十點開店的時間,週末一大早的,爸爸是在跟誰聊得這麼大聲?

 

回房換下了睡衣,嘉恩便走下樓一探究竟。

 

一走過樓梯轉角,一眼就看到爸爸的對面坐著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流川!」她又驚又喜地下樓,三步併作兩步,雀躍地走跳到他的身邊。

 

他伸出手迎接她,一把拉過她在自己身邊坐下。而她,顧不得爸爸就在眼前,一坐下便挽著他的手臂,喜孜孜地說,「你怎麼在這裡?」

 

『不好嗎?』

 

「當然好,但是你現在不是應該在羅馬?」嘉恩嘴上雖然這麼問,但喜上眉梢的神情是騙不了人的。

 

『我把羅馬的旅行取消了,這兩個星期改回來台灣陪妳。』流川輕輕覆上嘉恩攀著自己的手,『因為比起羅馬古蹟,我更想見妳。』

 

他的語氣裡沒有半點扭捏,反倒是嘉恩忽地害羞了起來。「我爸在啦!」

 

『免!金罵才想到拎老北抵加已經來不及了。』(不用了,現在才想到妳爸爸在這裡已經來不及了。)

 

「唉唷,爸……」對著爸爸擠眉弄眼地撒嬌了三秒鐘,她整個心思又迅速轉回流川身上。

 

「你剛剛下飛機嗎?累不累?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一連串問題的轟炸,想必嘉恩是開心得過了頭。

 

『流川一早下飛機,七點多就等在門口,剛剛跟我喝了兩個小時的茶也不吃東西,就是在等妳起床要陪妳吃早餐。我看你們兩個就趕快出門,省得我要一直看你們在那邊肉麻。』招富對流川向來是很滿意的,即使這個孩子拐走了自己的前世情人,曾經讓她傷心流淚,不過他總還是對這段關係樂觀其成,語氣裡其實沒有不悅。

 

「流川,我們去天橋那邊吃小籠包好不好?你應該很久沒吃了吧?我跟你說喔,小籠包的味道可是一點都沒有變呢!」

 

流川點了點頭,起身把行李拿到一旁角落擺好,兩個人便手牽手散步出去吃頓不太早的早餐。

 

************************************************

 

吃完了小籠包,兩人刻意走進城東的校園裡面繞一繞。

 

今天的天氣很好,風微微地吹。接近中午時分,陽光有些刺眼但曬起來很舒服。人煙稀少的週末校園裡,有著一種靜謐的氛圍。

 

流川和嘉恩並肩走在木棧道。

 

木棧道上松影搖曳,灑落松間的煦煦陽光裡還飄著淡淡的桂花香,盡是充滿回憶的味道。

 

「對了,你剛剛還沒說完。你說你回來台灣是因為有些事情想要完成,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流川沒有立刻回話,只是低頭繼續往前走。

 

過了片刻,『我回來,是因為我想要跟妳像現在這樣,牽著手在學校裡面散步。』

 

「唉唷~認真回答我啦!」她以為他只是故意哄她。

 

『我是說真的。』流川停下腳步,一臉認真地看著嘉恩。『我一直很想再跟妳一起在木棧道散步,想要騎車載妳到海邊去玩,想要跟妳搭火車再去九份,想要陪妳逛街、陪妳遊山玩水』他停頓了一會兒,『那些當初如果沒有被我爸爸的事情干擾、如果沒有分手,好多年前就也許能夠做到的事情,我現在都想要一件一件陪妳完成。』

 

嘉恩沒說話,一雙晶亮的大眼只是溫柔地望著流川,掛著微笑的臉上寫滿了感動。她懂,那些事情正是過去空白的那段時光中,彼此心中的一點遺憾;如今,他正在試圖彌補。

 

她往前走了一步,雙手環上流川的腰際,把一張臉埋進他的胸口。「好啊!那就說好囉,你要陪我把這些事情一件一件補齊。」

 

『那把下星期四和星期五空出來,我們出去玩好不好?我記得妳下禮拜只有星期三之前有工作。』他擁著她,一邊撫摸她飄著淡淡果香的長髮,一邊在她的耳邊低語。

 

************************************************

 

又是新的一週開始。

 

一連忙了幾天,星期三傍晚結束了會議,嘉恩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以輕鬆的心情迎接明天和流川的小旅行。

 

她其實並不想浪費跟流川相處的時間,但也知道該優先完成已經接下的工作,因此,想約會的念頭都只能再等等。在這春光明媚的四月天,這幾日都只能先與會議資料為伍。

 

步出進行研討會的場館,嘉恩一眼就看到流川的車停在一旁。她熟稔地開了副駕駛座的門坐了進去,「等很久了嗎?」

 

流川輕輕搖了搖頭。『累不累?阿慶他們會準備吃的,要我們直接過去就好。』

 

三劍客很久沒有單獨聚聚了。趁著流川回台灣,阿慶趕忙約了流川和日祁到家裡聚聚。

 

今非昔比,阿慶夫妻拖著一個小娃娃,日祁又帶著一個易累又孕吐嚴重大肚婆,他們已經無法像以前那樣約在外頭吃熱炒、喝著啤酒輕鬆談笑。於是,在家裡吃喝聊天,反而是最舒服的一種聚會方式。

 

晚餐過後,Tracy和阿慶兩人為了寶寶忙進忙出,又是洗澡、又是餵奶哄睡的;日祁陪著小薇在廁所把晚餐吃的東西全吐個精光,流川和嘉恩見狀便順手幫忙把餐桌整理乾淨,連碗盤也全洗了,好整以暇地在客廳等大家坐下來聊天。

 

「吼~總算睡了。」好不容易哄睡了寶寶,Tracy是最後一個走出來客廳加入大家的人。「老公,你昨天不是說要把上次買的紅酒開來喝嗎?那你們男生自己喝酒,我去沖花茶。小薇,妳不能喝有咖啡因的東西,我待會倒一杯檸檬水給妳。」

 

女主人迅速幫大家安排好,三個女孩子終於也能各端著一杯熱飲,圍著餐桌閒聊,沒特別搭理客廳的男人們在聊些什麼。

 

小薇和Tracy興奮地聊著媽媽經,Tracy以前輩的姿態,熱心地分享著孕期各階段的經驗;嘉恩插不上話,只能默默坐在一旁陪笑。

 

忽然話鋒一轉,小薇轉頭小聲地問,『嘉恩,看到我們這樣,妳都沒有想要趕趕進度嗎?』

 

「什麼進度?」她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結婚生小孩啊!妳跟流川都沒有討論嗎?』小薇的語氣裡有些訝異。

 

結婚生小孩?她的眼神迅速地看了客廳方向一眼,然後對小薇搖搖頭。

 

嘉恩和流川復合了四個月,但嚴格說起來,真正相處的時間也不過一個多星期;就算加上大學時期的那段交往,兩人談戀愛的時間了不起也就一年,比起他們各自的第二段戀愛時間都還要短。嘉恩現階段還在享受熱戀的甜蜜,實在沒有想到那麼遠以後的事情。

 

『完全沒有嗎?』小薇一臉不諒解地望向流川,嘴裡一邊咕噥,『我們都30歲了,起碼也應該提一下了。女孩子太晚生小孩也不太好吧。』

 

嘉恩有些尷尬。

 

人生好像就是這樣。大學畢業的時候,人人問自己要不要念研究所;研究所畢業的時候,總是被問起之後的工作;等到工作了,大家就一直問你哪時候結婚;結婚以後,一天到晚問你哪時候要生小孩;生了小孩,繼續追著問你哪時候要生第二胎……

 

到了30歲,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地走入婚姻;跑得更快一些的,甚至早早就成了父母。這種時候,單身的人,就成為了跟不上大家話題的那一個,也很容易變成大家"關心"的對象。

 

但畢竟是曾經被求婚過的人,面對婚姻階段的來臨,嘉恩並不陌生。她從不懷疑自己能夠跟流川一直併肩走下去;不過說真的,即使年過30,好像是真的該結婚準備生小孩的年紀,但是流川從來沒提,自己倒也從沒認真思考過。而且,要女孩子主動談結婚,總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唉唷,我們不急啦!流川也還沒畢業,我想至少也要等他念完書再說吧!」男生們似乎在客廳討論著阿慶新買的音響,應該沒注意餐桌這一頭在聊什麼話題,不過嘉恩還是小聲地回答。

 

『就是說嘛!而且小薇妳看看今天晚上的聚會就知道了,我一下尿布、一下餵奶,妳挺著肚子吐得要命,只有嘉恩能夠下班之後想去哪就去哪,今天晚上還輕輕鬆鬆地坐在旁邊納涼,實在讓人有夠羨慕。所以呀,嘉恩我跟妳說,結婚生小孩這種事情一定不能急,千萬要考慮清楚。兩個人談戀愛開開心心最重要,結婚跟生小孩只會讓妳的人生步入一條無法回頭的道路。想清楚……一定要想清楚。』

 

對工作向來比較有野心的Tracy,被忽然出現的孩子綁架進了婚姻,順序不太對,也打亂了自己的規劃。雖然孩子帶給她和阿慶很多快樂,但有些時候總是不免對於自己人生的大轉彎感到有些遺憾;因此,當她和好姊妹聊起婚姻和小孩,難免投射了部分自己的感嘆在裡面,也忍不住以勸退的姿態要嘉恩千萬不能躁進。

 

只是,當她以過來人的身分在高談闊論之時,絲毫沒有注意到流川皺著眉、默默往她的方向投射出不以為然的眼神。

 

************************************************

 

星期四早晨,流川一早就到了思想起陪嘉恩一家人吃早餐。

 

早餐過後,流川把嘉恩的背包擺進後車箱,等著她從店裡拿了兩杯剛煮好的紅茶出來,兩人便開心地出發,準備展開兩天一夜的小旅行。

 

其實出發之前,嘉恩心裡一直有點忐忑,畢竟保守的爸媽向來是不喜歡她和男朋友一起在外面過夜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他們居然什麼也沒說,還開開心心地到門口送他們上車,實在令她有點意外。看來,爸媽對流川大概是真的很放心吧!

 

「流川,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這幾天問你好幾次都不肯說,究竟是什麼地方那麼神祕?」

 

『等一下妳就知道了。』流川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神直視著前方,依然賣著關子。

 

車子一路往郊外的山頭開去,開了兩個多鐘頭,嘉恩一直望著路旁山間風景發呆,忽然間她像是發現什麼似地驚呼,「流川,這是不是往Byacing的路?!」

 

流川的嘴角微微地牽動了一下,『妳總算發現了。』

 

嘉恩一臉燦笑,「你怎麼不早說呢?早知道就能約大家一起來玩啊!」

 

『我們的旅行,為什麼要約其他人?就我跟妳兩個,安安靜靜地到郊外走走,這樣不是更好?』

 

「咦?那我們有經過那個賣烤香腸的地方了嗎?等一下如果經過,我們停車吃個烤香腸,好不好嘛?」

 

嘉恩為了吃到記憶中的烤香腸,拼命地撒嬌,流川不禁失笑。

 

『等下山吧!妳剛剛都在發呆,早就路過了香腸攤也沒發現,我們回程的時候再停下來買。我看天上雲有點厚,等一下山上不知道會不會下雨,所以先趕路吧!』

 

山路蜿蜒,流川繼續專注在眼前的道路上;嘉恩則是開心到轉大了音響的音量,一邊跟著唱和,一邊回想著那年一夥人騎了五個小時的車上山,好熱血、好青春,滿滿都是難忘的回憶。

 

好不容易趕在中午時分上山,兩人在部落停好車,找了一間小店填飽肚子,便背上背包開始步行前往晚上要留宿的小木屋。

 

山裡頭的氣溫低了些,不過乾淨的空氣裡伴著蟲鳴鳥叫,在步道上走起來的感覺還是十分舒服。

 

『小木屋不會太遠,我們先去放了東西,再去神木那裡看看吧!』

 

流川和嘉恩手牽著手漫步在山間小道,前往小木屋的路上,沒有人再說話,只是享受著此刻山林裡滿佈的寧靜氣息。

 

 

到小木屋放下了大部分的行李,背包內只留些簡單的東西,兩人隨即出門往神木前進。

 

往神木的路雖然不遠,但是有一小段是沒有鋪設步道的爬坡路,因此有些難行。

 

『再往上一點就好走多了。』流川牽著嘉恩小心翼翼地走著。

 

「流川,是不是下雨啦?我覺得我好像被水滴到了。」

 

兩人才不約而同抬起頭往上看,轉瞬間斗大的雨滴便隨之落下。

 

流川迅速從背包裡抽出一件防水的風衣蓋在兩人頭上,急急忙忙地拉著嘉恩前進,他記得前面不遠處有個觀景的小涼亭可以躲雨。

 

「山上的天氣還真是瞬息萬變,說下雨就下雨,還好你有帶這件衣服,否則我們現在一定很慘。」嘉恩一邊說,一邊伸手出去接著涼亭屋簷滑落的雨水。

 

流川走向嘉恩,忙著拍掉她外套和頭髮上的雨水,『還好吧?有沒有淋到雨?』他問得溫柔。

 

「我沒事。剛才你的外套幾乎都蓋在我頭上,你看看你,衣服都溼了,怎麼辦?」

 

流川從背包裡又抽出一件乾爽的衣服,『衣服溼了,換一件就好。』然後就當著嘉恩的面前準備脫掉自己的上衣。

 

看到他毫不避諱的動作,嘉恩瞬間漲紅了臉,有些不自然地轉過身換了個話題,「這場雨不知道要下多久?」

 

迅速換好了上衣,流川走到嘉恩身邊比著前方的天空,『妳看,那邊的山頭都已經放晴了,我想這場雨應該不會太久,等這片雲過去大概就會停了。』

 

雨勢果然如流川說的,才沒多久便停了下來。兩人稍做整理之後,又繼續往神木的方向前進。

 

山上的烏雲逐漸散去,從千年神木的枝葉間隙穿透的雨後陽光,照射著點點水珠,映出了一片晶亮。

 

「到了到了!流川,快點!」

 

走在通往神木的棧道入口,嘉恩一臉興奮地催促著,拉著流川加快了步伐往上走。

 

好不容易抵達了神木,嘉恩開心地像個小孩,拉著流川繞著神木周圍四處回憶當年一夥人來到這裡的點滴。

 

『妳還記得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我們大家在樹下埋了許願的紙條嗎?我們把它找出來好不好?』流川提議。

 

「可是那是大家一起埋的,我們自己拿出來看不太好吧?」嘉恩有些顧忌。

 

『我們可以只看自己寫的,其他的就帶回去台北再找大家一起來開。』

 

聽到流川這麼說,嘉恩便一臉期待地點點頭,開始尋找當時埋下紙條的記號。

 

轉眼十年,當初做的記號有些移位,記憶也有些模糊,兩人花了一點時間才從某個大石頭的底下挖出了當年埋進去的紙條。

 

不過,寫著兩人名字的紙條還來不及打開就被打斷了。

 

『嘉恩,妳看!』流川一手指著前方的山谷,一手拉過嘉恩,讓她站到自己的胸前;這是要讓她能好好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也是要讓自己好能從背後輕擁著她。

 

「是彩虹耶!好漂亮喔!」

 

他們都沒有再繼續說話,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眼前山谷中那一道雨後的彩虹。

 

兩人不知道就這樣看了多久,嘉恩才淺淺地笑著開口,「你看,風雨過後,彩虹總會出現的吧。」

 

話說完,她低頭將捏在手中的兩張紙條打開來看,然後和流川兩人不約而同地相視而笑。

 

    "希望找到爺爺給我通往自由的答案。"

    "希望大家可以永遠像今天這樣聚在一起。"

 

「難怪人人都想到這個深山裡來向Byacing許願。你看,爺爺的答案你不是找到了嗎?還有,雖然中間分開得有點久,不過我們終於還是回到彼此的身邊,讓十人幫終於有機會可以全部聚在一起。說起來,我們兩個的願望也算是都實現了!」嘉恩依然靠在流川的懷裡說。

 

流川忍不住想,是啊!那一年的午後,他們一起在這裡許下心願,把當時對於人生的期待都寄託在這棵深山裡的神木之上。一開始還覺得有點傻,然而,Byacing似乎真的實現了一切,讓自己理解了爺爺所謂的自由,也讓他們這群朋友一直保有那份單純的友誼;就連嘉恩曾經說的,風雨過後的陽光總會帶來彩虹,也都在舊地重遊的此刻來到眼前。

 

有那麼一瞬間,他只覺得感恩。感謝眼前這棵名為月亮的神木替嘉恩實現了聚在一起的心願,也因此讓他找回了自己的太陽。

 

「流川,我們再對byacing許願一次,看看能不能實現,好不好?」

 

這個貪心鬼。

 

『那妳想要許什麼願望?』他寵溺地說。

 

「嗯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我愛的人都可以健健康康。第二個願望,希望流川可以早日全家人團聚,享受家庭的溫暖。第三個願望要放在心裡,所以我不能說。」嘉恩的雙手在胸前交握,低頭在心中許下第三個願望。

 

他忍不住笑到肩膀抖動。『妳以為妳是小朋友在過生日許願嗎?一口氣許那麼多個願望,而且第三個還不能說。早知道我應該順便幫妳準備蛋糕和蠟燭的。』

 

嘉恩臉一沉,有些不悅。她覺得自己很有心,把流川許進自己的每個心願裡,但是他怎麼能夠這樣嘲笑她?這令她忍不住掙脫了他的懷抱,然後轉過身到一旁去生悶氣。

 

看見嘉恩背對自己不開心的樣子,流川自然也收斂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對於她許下的心願,包括沒說出口的那一個,他的心裡其實是很明白也很感動的。

 

他的嘉恩總是這麼可愛、這麼體貼,許願時總想著別人過得好,永遠把家人朋友放在自己的心上,十年前是那樣,十年後也依舊沒有改變。

 

他不禁伸手暗自地摸了一下放在口袋裡的東西,然後走上前從背後摟住她。

 

『嘉恩,對不起,我不應該那樣笑妳的,別生氣了好嗎?』他靠在她的耳畔溫柔地哄著。

 

他其實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卻唯有在她面前才會低聲下氣,所有的溫柔只為她。

 

『我知道妳什麼都為我想,甚至把我許在妳珍貴的心願裡,我真的很感動。』他把她摟得更緊了一點。『妳知道嗎?爺爺的遺願和爸爸的官司都已經解決,妳也回到我的身邊,對我來說,應該是沒有什麼需要對Byacing許的心願了;但是妳剛剛為我許了一個願望,希望我能早日和家人團聚、享受家庭的溫暖,卻又提醒了我,自己的人生其實還是不圓滿。』

 

聽到流川這麼說,嘉恩忍不住心軟,緩緩轉過身一臉抱歉地面對著流川。她知道,對他而言,家人的意義還是很沉重的。

 

『我不知道Byacing哪時候才會實現妳的心願,我只知道,我的心願,只要妳點頭就能幫我實現。』

 

流川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遞到嘉恩的面前,『我感謝Byacing讓我們實現了十年前的願望,能夠重新聚在一起,但是我比妳想的還要貪心,我不想再等十年去印證它這一次是否靈驗……嘉恩,嫁給我,現在就實現我的願望,我想要妳成為我永遠最重要的另外一半。』

 

嘉恩毫無心理準備,只是傻楞楞地看著流川,心裡有點感動,但卻沒點頭也沒搖頭。

 

半晌。

 

「流川,你……是不是昨天在阿慶家裡聽到什麼了?」

 

唉~他就知道。

 

他的女朋友實在是太聰明了,也因為太聰明,所以難免胡思亂想。昨天晚上在阿慶家,Tracy和小薇對嘉恩說的一字一句,他根本就是卯足了力、豎著耳朵在聽,當時他就料到,隔了一個晚上就求婚,嘉恩一定會誤會自己的精心策劃只是一個匆忙之間起意的舉動。

 

『嘉恩,妳知道我是一個做什麼都很有計劃的人,也知道我不是一個會因為別人怎麼說而去改變自己的人。這一切都不是臨時起意,從改機票回台灣、安排今天的旅行,每件事情都是有計畫的。這跟昨天晚上是不是在阿慶的家裡聽到什麼也完全沒有關係。』

 

看到嘉恩的眼神裡還有些猶豫,他輕輕地握著她的手。

 

『妳知道嗎?如果當初沒有發生我爸爸的事情,一切都按照我們的計畫進行,我本來是打算去英國之前就要先跟妳結婚,甚至都已經想好,等妳研究所一畢業就要馬上生寶寶的,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我們一分開就是快要十年;也許妳認為我還在唸書,現在不是一個結婚的好時機,所以難免會把求婚跟昨天小薇說的話聯想在一起,以為我的求婚只是臨時起意……

 

「可是……」嘉恩急忙想說什麼,卻立刻被流川打斷。

 

『聽我說完。我一開始的確是打算畢業之後再求婚,但是我再強調一次,計畫趕不上變化。』他的眼神和語氣都相當溫柔,一隻手輕輕地舉起,把嘉恩有些紊亂的髮絲撥到耳後。

 

『當我在德國看著妳為我做早餐的背影,我就動了這樣的念頭。我想要每個早晨和妳一起醒來,想要將這樣的幸福名正言順地留在身邊,而且越快越好。所以在妳回台灣的那天,我就買了回台灣的機票。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計畫的,為了今天,我已經忙了三個月,所以如果妳到現在還是不肯點頭,我真的會非常失望……』流川邊說邊作勢把手中的小盒子塞回口袋裡。

 

「欸」眼眶微紅的嘉恩連忙抓住流川的手,小聲地說,「等一下啦……

 

流川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嘉恩。

 

「所以你真的不是聽到小薇的話,因為有壓力才臨時決定求婚的囉?」

 

流川很肯定地搖了搖頭。

 

嘉恩的眉眼間漸露了些笑意。

 

「那」她吞吞吐吐地,一句話說得四分五裂,臉上帶了幾分羞怯。「那你再問我一次。」

 

看著嘉恩低下頭,話越說越小聲,流川忍不住嘴角上揚。

 

他的女人真的是很可愛。

 

他挑了下眉,清了清喉嚨,然後再一次拿出小盒子遞到她的面前。

 

『林嘉恩,妳願意嫁給我,實現我想要跟妳擁有一個家的心願嗎?』

 

她咬著嘴唇,臉上漸漸漾開了笑,眼眶泛著淚光,望著流川探詢的眼神用力地點頭。

 

她要他很明確地知道,自己也對那所謂明正言順的幸福充滿期待。

 

她收下了那個小盒子的瞬間,他緊緊地將她擁入懷中。

 

兩人在千年神木的見證之下互許終身,山谷中依然色彩鮮明的那道彩虹襯托著他們相擁的身影,幸福滿溢。

 

************************************************

 

深夜的黑圍繞著山中的木屋,寂靜之中偶有遠方傳來的鳥類低鳴。

 

流川擦著微溼的頭髮從浴室中走出來,不大的雙人木屋中,一眼只見嘉恩縮著腿坐在床上,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一邊看著手中打開的小盒子。

 

『都看了一整晚了,怎麼不戴上?』他順手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掛,走到床邊挨著嘉恩坐下,『來,我幫妳戴。』

 

嘉恩背過身,順從地將一頭長髮撂起,露出了潔白細緻的頸項,好讓流川自身後替她戴上項鍊。

 

是的,流川用來求婚的是一條項鍊。

 

『嘉恩,妳應該不會很失望吧。』

 

「失望?」

 

『因為別人求婚時通常都會拿個水藍色的盒子打上白色的緞帶,打開以後會有個鑽石戒指之類的。』

 

「嗯,是有點失望。畢竟上一次被"別人"求婚的時候,那個水藍色盒子裡面裝的鑽石還真是不小顆,我差點就想答應了。」話才說完,嘉恩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看到流川一瞬間流露出不悅的神情,不禁覺得偶爾跟他逞逞口舌之快還挺有趣的。

 

「我開玩笑的。你是流川,不是別人。如果你今天拿了一只鑽戒來求婚,我才真的會很失望。而且你說說看,有什麼東西會比你親自設計打造的六芒星項鍊來得更有意義呢?」

 

原來,小盒子裡裝的竟然是一條六芒星項鍊!乍看之下和流川脖子上的那條一樣,但是如果仔細去看,就會發現這一條專屬於林嘉恩的六芒星項鍊還是有些特別之處。

 

嘉恩頸項上的項鍊,六芒星墜飾比流川的那個更加小巧精緻,也更適合女孩子配戴。流川的六芒星上有著一彎新月的圖騰,但是嘉恩的這一個略有不同,因為上頭鑲嵌著一顆黃綠色的橄欖石。

 

流川告訴她,橄欖石在古代被稱為「太陽的寶石」,象徵溫和聰敏、家庭美滿,也代表著夫妻之間平凡卻恆久的幸福感情。

 

他說,她是他的太陽,所以他選了橄欖石而不是鑽石,他希望兩個人之間在經歷了那麼多波折之後,接下來的日子可以平凡恆久地攜手共度。

 

「流川,刻在背面圈上的兩排摩斯密碼代表什麼意思啊?」

 

『妳看出來啦。』他輕笑反問,『妳覺得呢?』

 

「應該是日期。我知道下面的是今天的日期,不過上面的是20007月,我就不知道是代表什麼了。」

 

她只隱約記得自己是2000年的7月前往英國留學,但是猜不出來跟項鍊上的日期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流川整個人坐到床上,伸手摟過嘉恩,兩人倚著床頭,一起看著她手中翻看著的六芒星。

 

『那是妳出國前把爺爺的項鍊還給我的那天,也是我開始畫這條項鍊手稿的日期。』

 

原來,當年流川悄悄地到機場送完嘉恩之後,回家便開始畫這條項鍊的手稿。

 

他當時完全不敢想著要拿來求婚,只是在心中藏著這麼一個微小的心願,希望假如爸爸的官司結束之後,嘉恩和自己還能像朋友般相處,有朝一日能夠在一個有意義的日子裡,將這條世上唯一的項鍊送給她當禮物,如此而已。

 

這份手稿曾經幾次被嘉穎撞見;嘉恩在德國的那個晚上,他也差點忘了從爺爺留下的盒子裡拿出來。不過還好,總算是有守住這個秘密,而且還在決定求婚之後又做了些修改,加入了橄欖石的想法,讓它最終成為了求婚時最有意義的一件信物。

 

嘉恩窩在流川的懷裡,感動不已。

 

「流川,謝謝你這麼用心地計畫了今天的一切。」

 

『妳終於相信我的求婚是精心策劃的啦?』

 

「唉唷~不要跟人家計較嘛。不然……我跟你道歉。」她側著頭看他,用甜甜的嗓音撒嬌地說。

 

『妳覺得傷了我的心,只用一句道歉彌補就夠了嗎?』

 

可惡,他又挑眉。

 

嘉恩有種自己即將一輩子被眼前這個男人吃定的感覺。

 

「那……這樣呢?」她迅速地在流川的唇上輕啄一下。「這樣夠了吧。」

 

嘉恩突如其來的一吻,令流川看著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深沉。

 

『如果我說不夠呢?』

 

她被他炙熱的眼神望得有些臉紅。

 

但是此刻,嘉恩不知道自己這是哪裡來的勇氣,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她居然怯怯地仰頭,主動給了流川一個深吻。

 

一個深吻,就像是一把開啟欲望之門的鑰匙,有些東西一旦被釋放,就再也擋不住了。

 

尤其是在他們對彼此的定義已經有了改變的今天,對於即將可能發生的事,他們就算有些陌生和緊張不安,但似乎是沒有人打算踩煞車了。

 

她略微顫抖的默許,讓他更加小心呵護地動作。吻,一個一個輕柔地落下;手,也漸漸地不安分。

 

在這樣寂靜的深夜裡,小木屋猶如遺世獨立般地落在山中杳無人煙的林間。此時此刻,在這間屋子裡,他們即將完完全全屬於彼此。

 

 

小木屋的燈光悄悄地滅了。

 

散落一地的衣物、被窩中交纏的身影,安靜無聲地訴說著:幸福,正在一室黑暗之中火熱地上演。

 

 

 

 

 

複習一下:

項鍊設計手稿三番兩次出現:7-19-111-2

 

凱西碎念:

花了好長時間反覆修修改改,總算寫完這超長的一篇了!大家看了有微笑嗎?我自己是還挺開心的,起碼圓了自己心中的一個夢,沖散了一些遺憾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y 的頭像
Cathy

In my Good Way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mulder33may
  • YA!看完感覺真的好幸福喔^_^謝謝。
  • 很高興你喜歡唷~

    Cathy 於 2015/07/10 17:08 回覆

  • vv1002vv
  • 說不看不看還是心急地先看了~

    對啊,真的是帶著微笑讀畢全篇呢^^
  • 很難不看吧!我除了在寫文的期間盡量避免看腦補文(怕影響自己寫的內容),其他時候只要看到更新都是迫不及待點開阿!

    我自己寫文的時候也是充滿微笑阿!

    Cathy 於 2015/07/10 17:10 回覆

  • lu5278
  • 起床後的大驚喜 哈哈好棒
    原先還因睡眠不足困擾起來看手機鏘鏘大驚喜,最終最美好的川思再一起了 攦花
  • 一切都是為了寫到今天這篇,所以才這樣賣力地寫了快一年呢!
    神木下求婚的畫面在腦海裡輾轉徘徊了一整年啊!

    Cathy 於 2015/07/10 17:11 回覆

  • 悄悄話
  • 雯
  • Dear 凱西:
    當然是微笑的看完,如果我的自由年代結局這樣演該有多好,好想看容毅演、、、、
    謝謝凱西讓我現在可以這麼幸福的看自由文,我想妳也快寫完了,我怎麼開始有不捨的感覺、、、
  • 我也好想看容毅演這樣的結局
    但是實在太困難了
    反正自己要的結局自己寫
    我心中的自由已經圓滿了阿!

    Cathy 於 2015/07/10 17:19 回覆

  • juia
  • 看見此篇的第一個想法是,我是不是在做夢。又再看了一下,沒有~~~~yayayaya
    一直等待心中完美結局,在這看見了,謝謝凱西,讓我心中的大石頭放下。細細看完之後心也有許多的甜蜜
  • 很高興我的文有讓juia感受到甜蜜,但願它真的能夠成為大家心中期待的那種美好結局 :)

    Cathy 於 2015/07/10 17:20 回覆

  • melody
  • 【川恩】太甜蜜了
    謝謝凱西 啾咪~
    真希望馬上拍成自由2
    好期待【容毅】再次合體

  • 我也希望容毅來演我的自由2
    不過這麼細碎冗長的故事拍成電視大概也不會好看 XD
    大家看文的時候自行帶入容毅的畫面就好
    謝謝melody喜歡這個甜蜜的結局!

    Cathy 於 2015/07/10 17:2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inhsieh
  • 颱風天 看凱西新文,太讚了。看得嘴角上楊完全不受地心引力影響,開心的停不下來。
  • 颱風天不知道要做什麼的話,何不一口氣從1-1開始看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寫完這篇已經正式破十萬字了耶!(我的媽阿!XDDDD)

    Cathy 於 2015/07/10 17:31 回覆

  • 又
  • 請問這篇是結局了嗎?
    好捨不得看到最後啊QQ
  • 目前計畫還要寫一篇來正式為這系列文收尾喔!
    請支持到最後 :)

    Cathy 於 2015/07/10 17:32 回覆

  • 惠津子
  • 真的是超長的一篇耶
    越看到後面
    嘴角笑得越彎
    好幸福的感覺
  • 悄悄話
  • 齡兒
  • 之前10-1留言過一次之後又潛水了(我不是故意的~是因為手機版怪怪的,剛好今天有用電腦)
    12-1真的是笑著看完的!
    有種要結束的fuㄟ!不能繼續寫下去嗎?寫川恩的婚後生活~意猶未盡~還不想從自由海上岸啦!
  • 小草
  • 看到此篇 開始有點惆悵 因為知道即將要結束了.... 哭哭
  • angelyu3121
  • 即使自由播完已經過了好久,看到這篇仍然有好大好大的感動~
    尤其是求婚的那段,真的深深打進我心底。
    凱西,真的好棒哦~
  • 好久沒有人在自由文下面留言給我了
    看到這個留言真的很開心 :)

    求婚那段當初琢磨了好久
    很高興你喜歡那樣的安排喔!

    Cathy 於 2016/02/27 00:4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