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1

 

December, 2007。流川回德國的前一天。

 

傍晚下班時分,信義區車水馬龍。

 

嘉恩結束了第一天的跨國蒐證會議,非常疲倦地踏出會議所在的飯店。昨天晚上睡得晚,今天又起了個大早出門工作,上公車前,她還特地先去買了杯平常不喝的咖啡,完全是靠著意志力和咖啡因撐過這一天。一想到這種高壓緊繃的會議還有好幾天,她的頭就隱隱作痛。

 

不過,幸好昨天有「他」的幫忙,今天的會議也算是做足了準備,所以一整天的口譯過程尚且堪稱順利。

 

……一想起那個「他」,嘉恩就忍不住嘴角上揚,覺得心頭有股暖流滑過。

 

說曹操,曹操到。

 

「嘉恩。」一輛線條流利的黑色轎車在飯店的門口停下,他從駕駛座走下來,一把接過她手裡沉重的筆記型電腦和裝滿文件的手提包。

 

『你來啦。』嘉恩一臉倦容,但還是努力用甜甜的嗓音迎接他的出現。

 

流川舉起手摸了摸嘉恩的頭,又順手把她站在門口被風吹亂的髮絲撥好,「今天很累吧?」語氣裡滿是寵溺。「下午開始有寒流來,你怎麼穿這樣就出門了?快點上車,我們先去吃個飯,然後再送妳回家。」說完,他伸手調整了一下嘉恩的圍巾,再三確認圍巾夠保暖,然後便牽起她的手走回車上。

 

嘉恩覺得臉好熱,心跳好快。

 

這不是嘉恩第一次談戀愛了,但是為什麼悸動的感覺卻更甚初戀?流川的每個動作都是那麼自然,但是自己居然比大學第一次和他牽手時更感到害羞。

 

嘉恩用力吐了一口氣,忍不住舉起手朝自己漲紅的臉偷偷搧了幾下。

 

坐上了車,流川左手穩穩地握著方向盤,右手則是緊緊地握著嘉恩的手。停紅燈的時候,他轉頭問,「吃日本料理好嗎?我知道有間還不錯的小店在回妳家的路上,口味很清淡,妳應該會喜歡。」

 

『好。』嘉恩順從地點點頭。

 

************************************************

 

流川把車停好,和嘉恩並肩走在路上。安靜的巷弄裡罕有人車經過。

 

『我們不是要去吃飯嗎?這裡看起來不像有餐廳營業的樣子啊。』

 

「就是這裡,我們到了。」

 

一間位在老舊公寓一樓的房子,低調不起眼的門口掛著一盞寫著日文的小燈籠,角落一塊小小的黑板上看得出來是很隨性的手寫日文字跡,嘉恩唯一看得懂的只有上頭的漢字,<無菜單料理>。

 

流川伸手推開了門,馬上就聽到了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是個低沉的聲音在招呼著

 

『嘿~好久不見。什麼時候回來的?』小小的店面只有八個座位圍繞著料理台,看得出來是老闆兼料理師傅的人就站在後方熟稔親切地和流川打招呼。

 

「放假回來一個星期,明天晚上就要回去德國了。」流川邊說邊招呼嘉恩在自己身邊坐下。

 

『那老規矩,先來一壺?』老闆舉起清酒的酒壺在流川面前晃了兩下,感覺得出來他們很熟悉彼此。

 

流川先看了身旁的嘉恩一眼,轉頭跟老闆說,「今天不喝,我等一下還要開車送我女朋友回家。」

 

聽到流川這樣大方地介紹自己,還不太習慣兩個人目前的新關係的嘉恩有點難為情。不過,令人意外的是,羞紅著臉的她輕輕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說,『天氣冷,喝一點清酒可以暖暖身體,別太多就好。』

 

(煞風景警語: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未成年請勿飲酒。但是清酒一壺其實沒幾口,兩個人分下來只有一點點,此處只為增添情趣罷了。)

 

今天小店裡沒有別的客人,老闆的話也不多,一瞬間,安靜的店裡只剩下那壺清酒正在爐子上用小火隔水加熱的細微聲響。

 

無菜單料理的餐廳,廚師就像個魔術師,在你面前變出一道又一道美味又特別的創意料理。嘉恩不是個重吃的女孩,但是工作一天的勞累之後,今晚的食物配上一小杯溫熱的清酒,確實是給自己的心理和生理都帶來了極大的撫慰。

 

嘉恩的酒量不算很好,只要一點點的酒精就會讓她滿臉通紅,而且話也會開始變多。晚餐吃得差不多時,流川起身去了洗手間,全身都暖呼呼的嘉恩趁機也和忙到一個段落的老闆聊了起來。

 

原來老闆曾經是流川手中官司的案主,官司打完之後,素來話都不多的兩人竟然成了私交不錯的朋友。老闆的這間餐廳很低調,專做熟客預約或介紹的生意,因為小店人少又安靜,每當工作壓力大或是心煩的時候,流川總會在打烊前過來這裡小酌一番。

 

「林小姐,想必妳對劉律師來說,一定是非常特別的一位。」老闆一邊說,一邊順手又幫嘉恩添了一點酒。「因為我這裡可是他的秘密基地啊!這麼多年來,他連幫我介紹個客人都不願意,更別說是帶人來我這裡吃飯了。」

 

『是嗎?』聽到老闆的話,嘉恩在心裡偷偷地雀躍,然後又喝了一口手中剛添的酒。

 

心,更暖了。

 

「其實他啊,」老闆的眼神朝著洗手間的方向瞥了一下,「一直讓我覺得是個很寂寞的人。不過,今天看到你們兩位互動的樣子,我蠻替他開心的。希望你們能夠一直很幸福。」

 

嘉恩沒說話,只是雙手握著依然暖著的小酒杯,輕輕地笑著點頭。

 

流川從洗手間走出來,看到嘉恩手上還拿著酒杯,皺了下眉頭便對著老闆「嘖」了一聲。

 

『流川,』她晃了晃手中的空杯,整張臉紅撲撲地對著他燦笑,『你要開車,所以剩下的我喝掉囉!』

 

「嘉恩,妳不應該喝這麼多的,明天還要開會。走吧!我送妳回家,妳今天得早點睡。」

 

************************************************

 

也許是人微醺,也許是今天真的累了,當流川的車停在思想起門口時,嘉恩已經在他身旁睡著了。

 

「嘉恩……嘉恩。」他輕拍她的肩。「到家了,回去再睡好嗎?」

 

看她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居然忍不住笑了。

 

「傻妹。」流川一邊搖頭,一邊小心翼翼地解開嘉恩身上的安全帶。「妳看妳,睡得一點防備都沒有。」

 

也許是感覺有人動了安全帶,嘉恩稍微轉了一下頭,耳邊的幾縷髮絲也跟著滑落,嘴裡還不知道在咕噥些什麼。

 

流川輕輕地將她的頭髮撥回耳後,然後眼神溫柔地注視著她的臉龐。

 

即使只是望著她的睡顏,他依然覺得此刻的時光無比珍貴,因為那是一份企盼了好久的幸福,也是他人生中最真實的一部分。

 

************************************************

 

翌日清晨六點,嘉恩被手機的鈴聲吵醒。

 

嘉恩迷糊之間從床上起身環顧自己的四週。糟糕,想不太起來自己是怎麼上樓的。不過,說來也真奇怪,一壺清酒怎麼後作力這麼強?自己昨天一定是太累了。

 

手機還在響。

 

『喂,流川?』嘉恩覺得奇怪,他怎麼這麼早就來電話?『喔原來你是怕我睡過頭,特地叫我早點起床洗澡啊?』她在電話這頭竊笑,但是一股被呵護的感覺卻油然而生。『好,我起來了,你趕快再回去補眠,我等一下弄一弄就出門了。晚上見囉!』

 

迅速洗個澡、盥洗完畢的嘉恩,把工作要用的東西準備好,便提了大包小包的東西下樓吃早餐;不過才剛走下樓,就看到爸爸坐在桌前一臉不高興的模樣。

 

『爸……早安。』嘉恩有點心虛。

 

「林嘉恩,哩嘎挖工跨賣,斤罵洗勒演兜幾齣?(妳說說看,現在是在演哪一齣?)」嘉恩爸板著個臉,「昨天為什麼是流川送妳回來,而且妳還給我喝成那樣!」

 

『唉唷……

 

「還有,妳跟流川什麼時候又在一起了?」完全不給嘉恩閃躲的空間,爸爸就單刀直入地問了。

 

『嗯……』嘉恩怯怯地回答。『就這兩天剛發生的事情,還不知道怎麼跟你們說就被你發現了……爸,你生氣囉?』

 

「我女兒眼光這麼好,妳哪一次帶男朋友回家我有生氣?何況流川這個孩子我一直都很喜歡,妳跟他在一起,我跟妳媽媽都很放心。我只是在氣妳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喝酒喝到那樣被人家送回來。」

 

『爸,我發誓!我昨天真的沒有喝很多啦!』嘉恩的手迅速舉在臉的一邊,嘟著嘴撒嬌地說。『人家前天熬夜,昨天口譯的會議又很累,所以晚餐的時候才喝兩小杯清酒,回家的路上就睡著了。』

 

「還好是流川送妳回來,換成別的陌生男人,我看我就要氣到心臟病又發作了。」招富故作不以為然地開口,「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過流川,昨天看到他,整個人看起來很精神,比你們大學分手那時候的樣子好多了。」

 

看到女兒雖然在聽訓話,卻還一邊嘴角上揚地在幫吐司塗果醬,招富不知道為什麼在心中默默浮現了"女大不中留"這句話,不過這樣沒什麼不好,他其實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過女兒這樣發自內心的笑容。

 

「嘉恩吶~晚上叫流川來我們家吃飯吧。」

 

『可是爸,他其實晚上就要搭飛機回去德國上課了,沒有時間過來吃飯。我今天晚上也會去機場送他,回來會比較晚一點,你們不用等我。』

 

話才說完,嘉恩就趕快把最後一口牛奶喝光,顧不得爸爸似乎還有話想說,匆匆忙忙地咬著半片吐司就出門了。

 

招富兩年前從媒體上得知流川父親的官司結束,心裡其實一直是很替這個孩子感到開心和驕傲的。想當年,他能夠那麼懂事地放開自己的女兒,讓她沒有和他一起在一條複雜又看不到盡頭的路上掙扎,招富真的充滿感激。如今,看到嘉恩工作穩定又有成就感,流川也回歸正常安穩的生活,即使兩個人的感情路繞了那麼大一個彎,現在能夠再次遇到,做長輩的實在是很欣慰。

 

************************************************

 

下午四點。

 

第二天的會議居然提早結束了。嘉恩很開心地迅速收拾好東西,便趕忙搭車到流川的家裡。

 

流川出國念書之後,碧玟又開始經常遠行,這個星期她剛好不在台灣,不過空蕩蕩的大房子,依然有張媽每個星期會抽一天過來簡單打掃維持,所以流川回國之後的起居倒也不是問題。

 

嘉恩坐在流川房間的床上看他收拾行李,忍不住也四處張望起來。

 

『你把自由年代的演唱會毛巾和社服拿去裱框啦?』

 

流川邊把衣服放進行李箱邊說,「去年要出國之前,整理房間的時候看到以前尋寶社的東西,覺得很有紀念價值,就裱框掛起來收藏。」

 

『我也要學你。』嘉恩看著掛在牆上的東西,彷彿隨著舊物來到了他們熱血青春的自由年代。尋寶社,是他們兩個共有的美麗回憶,即使那段回憶曾經灰濛、曾經染塵,但是所有的不快樂都已經過去,留在彼此生命裡的,只剩下毋須言語的美好和純粹。這段過去累積下來的默契,終究是深藏在彼此心中,難以對旁人道來的。

 

嘉恩又四處看了看,流川寬敞的房間裡沒有什麼多餘的雜物,差不多就是她印象中的樣子。書架上依然放滿了書和CD,沒有什麼擺設。

 

『你的房間一直都是這樣嗎?』流川輕輕地嗯了一聲,嘉恩又接著問,『你都沒有放過什麼裝飾品,或是擺些比較不會陽剛氣息那麼重的東西嗎?』

 

流川又皺眉了。

 

他停下了手上收拾的動作,走到嘉恩身旁坐下,用懷疑的眼神直盯著她,慢慢逼近。「妳說吧,妳覺得我房間還少了怎樣的裝飾品?該放些什麼讓陽剛氣息不要那麼重的東西?」

 

『沒有啊……我只是以為,來你房間可能會不小心看到你和前女友忘記藏好的甜蜜合照,或是女孩子的睡衣和牙刷之類的……』嘉恩的眼神飄忽,不敢對上流川的雙眼,然後故作玩笑姿態地說。

 

「林嘉恩,該收的東西沒收好……妳覺得我是那麼不小心的人嗎?」

 

果。然。

 

嘉恩忽然覺得心口有點刺,原本一張笑臉馬上垮了下來,真是一點情緒都藏不住,跟以前一樣。

 

「傻瓜。」流川輕輕捧起嘉恩的臉。「看我。」

 

嘉恩一張臉氣鼓鼓的,晶亮的眼睛轉了大半天才不甘願地看向流川。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但是妳放心,從來就沒有人住在這裡分享我的房間,我也不是一個喜歡跟人家同居的人。」看著嘉恩一臉像是做錯事被抓到的可憐小貓樣,流川不禁失笑,然後把自己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溫柔地說「不過我希望妳不要再去隨意想像我和嘉穎的事情,我也是一樣。我們分開快十年,這中間都曾經跟別人交往,那是無法否認的事實。如今我們好不容易才又在一起,把力氣花在填滿空白上面,好嗎?」

 

嘉恩咬著嘴唇,輕輕地點了點頭。

 

「傻妹。我怎麼不記得妳以前有這麼愛吃醋啊。」流川邊說,捧著她的臉的手也輕輕地撥了下她髮絲。

 

他真的很愛撥弄她的頭髮,寵溺地。

 

這一刻,兩個人靠得太近。於是空氣裡曖昧的溫度在轉瞬間急速上升。

 

流川貼近嘉恩的臉低語,口中每吐出一個字,那溫熱的氣息就徘徊在她的耳畔、她的眉眼之際、她的臉頰,然後順著她的鼻尖,最後來到她的唇。

 

他不給她任何閃躲的機會,吻上了她溫軟的唇。

 

久別重逢的吻,一開始輕輕淺淺,溫柔到讓她有些迷醉;然而,累積多年的思念和深藏許久的眷戀急欲釋放,吻的溫度也開始上升。

 

吻得越來越深,嘉恩的雙手攀上了他的頸後,不再被動,開始忘情地回應他;流川的手也不自覺地往下游移,一把攬過她的腰,讓她緊緊貼著自己。

 

十年過去,他們都變了,就連親吻,都是以成年人的方式,帶點慾望。

 

也許是感覺到那即將擦槍走火的訊號閃過,流川漸漸放慢了速度,讓兩人之間的激情慢慢降溫,被吻得七葷八素近乎窒息的嘉恩,也終於得以平靜自己波濤洶湧的情緒。

 

『欸,你接吻的功力好像變好了。』

 

蛤?

 

一個女人在熱吻過後的第一個反應,難道不該是滿臉通紅地躲進男人的懷抱裡嗎?

 

「人都是會進步的,各方面都是。」她愛亂想、愛亂問,他就更要正經八百地回答。

 

『是嗎?那除了接吻,還有哪方面也進步了?』話才出口,嘉恩就有點惱怒,為什麼自己總免不了往些奇怪的地方聯想?

 

「反正很多方面。而且剛剛我其實也感受到了妳各方面的進步,應該這幾年做了不少練習。」流川忍不住順著話逗起嘉恩,看著她一臉懊惱又一副要生氣不生氣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例如跑壘練習?」

 

『我哪有。』嘉恩用力地抗議著。『人家我很乖的好不好。而且Eddy是基督徒,他們不可以婚前性…………』她倏地收口,一雙大眼怒視著流川。『欸!你故意的!我不要跟你說話了。』

 

太可惡了,就算他們都已經不是十幾二十歲的孩子,但是他怎麼可以誘拐自己說出那些話!

 

嘉恩氣呼呼地起身走到窗邊背對著流川。

 

流川的嘴角牽動了一下,眼神滿是笑意。

 

看著嘉恩的背影,他忍不住走上前,從後方將她抱個滿懷,在她的耳邊低語。「嘉恩,我跟妳說一個秘密好不好?」

 

『什麼秘密?』她依然嘟著嘴,一臉不開心地看著前方。

 

「妳知道嗎?要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坦承這種事情真的需要一點勇氣。」流川的話成功轉移了嘉恩的注意力,嘉恩側著頭安靜聽著他繼續說。「不過,我要告訴妳,嘉穎其實也是基督徒。所以,不管妳剛剛在胡思亂想什麼,那些事情通通都沒有發生過,妳也不准自己隨便想像一些奇怪的畫面。」他的下巴頂著她的肩窩,鼻息間盡是她的髮香,身體實在是忍不住躁動,卻又得強作鎮定。「還有,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妳聊前女友的話題,以後就算妳問,我也不會再跟妳說任何事情了。」

 

流川將嘉恩轉過身來面對自己,雙手輕輕環在她的腰際,「嘉恩,如果妳要一直介意已經過去的事情,我會不高興的。」

 

『好嘛,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亂想了,可以了吧?!』

 

「妳自己說的喔!來,打勾勾。」流川伸出了右手在嘉恩眼前晃了晃。

 

打勾勾?!這句話有種熟悉的感覺。兩人不約而同浮現了那年夏夜的畫面,有流川想見她的迫不及待,還有嘉恩見到他時的笑靨如花。

 

『我已經不是19歲的小女生了。誰要跟你打勾勾。』嘉恩邊說邊笑著想從流川的手上掙脫。

 

流川倏地收緊擺放在嘉恩腰間的雙手,她嚇了一跳,兩隻手忙抵在他的胸口。

 

「不跟我打勾勾,那就只好蓋印章了。」

 

他的頭一側,便輕啄了一下她的唇。

 

只是,當他再抬頭時,眼神裡的渴望變得更加深沉。然後,他又一次低頭吻她。

 

假如剛剛的第一個吻,是情人之間自然而然發生的舉動,那麼,此刻的深深一吻,絕對是流川刻意而不掩飾的慾望所造成的結果。

 

叭叭。

 

窗外忽然傳來煞風景的喇叭聲,打斷了他們的激情。流川和嘉恩往窗下一探,只見阿慶站在車外對著他們揮揮手又作勢比了一下手錶,彷彿是早已看著兩人在窗邊上演難得一見的好戲,直到時間來不及了才按喇叭阻止令人臉紅心跳的情節繼續。

 

************************************************

 

阿慶特地開車送流川去機場。

 

到了機場check-in完畢,明明流川還有四十分鐘才需要入關,阿慶卻急著道別,讓流川和嘉恩一臉不解。

 

『兄弟,一路順風。我老婆有交代,要我話別太多,先回車上等,所以我就先走啦!等一下我會幫你把嘉恩送回家,你就放心跟她情話綿綿吧!』阿慶對流川挑了挑眉,做了個促狹的表情就轉身離開。

 

流川和嘉恩在入關查驗區的附近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看著前方來來去去的道別人潮,分離在即的失落感頓時湧現。

 

流川摟著嘉恩,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手指還一邊無意識地繞著她的髮尾

 

「怎麼都不說話?」

 

『原來,送機的心情是這樣的啊。』嘉恩看著前方悠悠地說。『這幾年常常來機場,但是我每一次都是被送的那一個。那麼多家人朋友來送過我,他們的心情都像我現在一樣捨不得嗎?』

 

「當然會捨不得。妳太不了解他們送妳飛機時的心情了。」流川意有所指地說。

 

嘉恩一邊把玩流川胸口的六芒星項鍊,一邊斜眼看了他一眼,不以為然地說,『講得好像你也送過我的飛機似的。』

 

「我送過啊。」他淡淡地回應。那個送機的回憶曾經是多麼心痛,但是此刻嘉恩就在身邊,回想起來似乎也就不那麼難過了。

 

直到這一刻嘉恩才明白,那一年隻身前往英國,她一直以為是滿載著遺憾和些許誤解出國的;然而,她卻沒想到,其實流川是這樣默默地在為自己守候,而且那麼多年過去,歷經了許多的故事、看過了許多風景之後,他依然沒有放棄走回自己的身邊。

 

 

或許他們都曾經為愛付出了代價,但是也要感謝老天,讓他們在這麼多的苦痛掙扎過後,都成為了更好的自己,在對的時間相遇,然後依然擁有幸福的理由。

 

 

 

 

 

凱西碎念:

寫這篇時,有些文字寫完很有感覺也很有畫面,但是明明就是自己寫的,居然還想自己吐槽。

例如:

  1. 「妳看妳,睡得一點防備都沒有。」←到底是要防備誰啊?
  2. 「林嘉恩,該收的東西沒收好……妳覺得我是那麼不小心的人嗎?」←劉杉峰你就是!你看看爺爺的寶盒被嘉穎發現了幾次?

 

然後本回合也不免要替大家溫習一下。

嘉恩爸如何看待川恩分手?3-1

嘉穎也去過流川房間,但是差別待遇好明顯。7-1

流川也是送過嘉恩飛機的喔!4-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y 的頭像
Cathy

In my Good Way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vivian0723
  • 我懂你寫文時跟要發文前為何那麼爽了哈哈哈哈哈
    吐槽這種事應該由我來才對啊
    然後我無法接受劉杉峰給我在那邊 打勾勾XDDDD
  • 哈哈哈哈!姐姐這兩天心情可好了~(撥瀏海)

    你忘記了嗎?
    劉杉峰的幼稚只有林嘉恩看得見。

    Cathy 於 2015/05/19 21:24 回覆

  • yoyo lin
  • 這續文真的太好看了>////<!!!!!!!!
    溫熱又不會過火(雖然過火的我也喜歡看XDD (艸))

    我每隔幾天就會來刷一下看有沒有新文章
    謝謝你的續文!!

    這篇是最後了嗎? 還是之後還會有?
  • 過火的我也愛看(掩面)
    但是我其實寫不出來啦!功力沒那麼深厚
    今天這篇,接吻這段不知道前後寫了幾小時
    腦細胞已死光,文字使用已達極限了
    所以要看過火的,還是要靠米酒媽媽才能撫慰大家 XDDD

    這篇不是最後
    但是也差不多要寫完了
    我一開始寫文的時候,最後一篇其實就寫了一半
    我有我自己心裡的結局,應該不會為寫而寫
    謝謝你的期待 :)

    Cathy 於 2015/05/20 00:13 回覆

  • 章君雅
  • 好好看,很有港覺XDDDD

    然後無法接受劉杉峰明明是感情的幼稚鬼

    給我在那邊一付比嘉恩成熟又穩重的樣子
  • 謝謝你喜歡 :D

    至於那個劉杉峰
    他初戀的時候不是就很會了嗎?
    現在既然已經又經過一番訓練,不是零經驗值
    加上人家又IQ170,很是聰明
    所以表現比較好也是應該的 XDDDD

    Cathy 於 2015/05/20 00:16 回覆

  • Mien Ho
  • 話說~~~
    阿慶是在叭什麼!!! = ="
    煞風景!!
  •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如果不讓阿慶出場
    再往下的發展我也寫不出來了 XDDD

    Cathy 於 2015/05/20 00:17 回覆

  • 惠津子
  • 之前看他們兩個互虐(?)的時候都會邊看文邊皺眉頭
    而這種邊看嘴角邊上揚的情況真的久違了
    還有......過了十年後川恩的對話怎麼會這麼讓人想笑啊
    哈哈哈
  • 虐了大家這麼久
    總該在結束的前夕給大家一點安慰囉~^^

    我想像中的川恩重修舊好之後
    兩人都有累積壓抑許久的情感等待釋放
    所以一但復合了
    升溫的速度應該要比初戀的時候更快許多
    加上這些年來總是多了不少社會歷練
    長了年紀也長了經驗
    嘴巴說的話當然也不會像20歲的時候那麼保守單純
    尺度要比較開,嘴巴搞不好也會比較"--"(逼~消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

    Cathy 於 2015/05/20 00:23 回覆

  • Ally
  • 剛在ig 看到你發文, 立馬過來....果真有好文可以安慰
    這樣的發展的確棒極了
    謝謝凱西....

    那個打勾勾好有畫面喔!
  • 我好怕我的文沒有人要看
    所以要自行宣傳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打勾勾V大無法接受耶 XDDD

    Cathy 於 2015/05/20 00:24 回覆

  • 訪客
  • 凱西的自由年代也快走到終點了,
    謝謝你在一週年後的現在還持續地寫著川恩的故事,
    謝謝你讓我們每天都有著期待,
    謝謝!!
  • 是阿~真的是快到終點了
    謝謝你們大家陪著我一起走到這一步
    我會努力把我腦海裡的故事寫完也努力寫好的 ^^

    Cathy 於 2015/05/20 00:2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lu5278
  • 老人家的記憶是越來越短暫,回憶是越來越多,凱西的川恩現今播雲見日,柳暗花明,話說謝凱西的貼心重點"複習位置"
  • 我的記憶也是相當短暫
    生完小孩就把記憶力一起生掉了 XDDD

    幫大家複習其實也是幫自己啊~^^

    Cathy 於 2015/05/20 13:36 回覆

  • 牽手久久---
  • 久違的川恩甜膩~敲喜翻!!!

    不知歷經歲月洗禮的"紅茶妹"滋味如何???
    *加糖? *加奶? *還是忠於原味???(有一種專屬口感叫*特調 嘻~)
  • 希望這杯特調的紅茶讓大家有甜上心頭 :)

    Cathy 於 2015/05/21 17:54 回覆

  • Jasmine
  • 謝謝凱西
    看完後 一整天嘴角無法克制的上揚
    You made my day !
  •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

    Cathy 於 2015/05/21 17:55 回覆

  • 訪客
  • 分開那麼久,重逢後再相愛,拜託凱西多給點閃光粉紅,不要太快結尾。
  • 哈哈哈哈~這種事情我是不敢多做保證的 XDDDD

    Cathy 於 2015/05/25 17:30 回覆

  • 小草
  • 米酒媽的文 細膩情感讓我熱淚盈眶 Kala惡搞的那些詼諧 讓我噗哧一笑 凱西厲害到是有條理的小說章節了!!
    凱西好棒!!
    或許終究不會再有任何和自由有關的戲劇OR電影 甚至連容毅再次合作都不可得 但一起追過自由的美好 會一直存在大家的心裡 再次謝謝所以還在寫著腦補文的大家!
    凱西的文章即將進入終站 我知道你早已有架構存在 但不知凱西打算寫到何時? 川恩兩人會步入結婚 生子嗎? 時間點會來到現在的2015年嗎? 繼續等待凱西發文 辛苦了!!
  • 謝謝小草。其實我只是話多,沒那麼厲害啦!
    米酒媽和Kala才是我的偶像

    我寫腦補的初期以後,因為害怕被別人的腦補文影響自己的寫文方式和劇情編排,所以我都刻意不再去看別人寫的東西,但是唯獨米酒媽和Kala的文讓我難以抵擋啊啊啊啊!希望他們永遠不要停筆 :)

    至於我自己要寫的東西,大概再3-4回合左右就要停了。我沒辦法保證會不會再寫些旁枝末節的故事,因為再寫幾篇,我覺得就已經可以圓了自己心中對自由完結篇的小小遺憾囉!

    Cathy 於 2015/05/25 17:38 回覆

  • jinhsieh
  • 我在週五的晚上看了凱西大的自由,又回到那時追劇的時光,好滿足,謝謝西大。
    PS應該還沒終點吧!?
  • 快寫完囉!請繼續支持到最後 :) 謝謝

    Cathy 於 2015/05/25 17:38 回覆

  • 米酒媽媽
  • 正如樓上小草說的,凱西大已經是有條有理的小說章節了,真好看!!(雖然我是在確定凱西這裡變甜了後才敢來看XDDDD)
    凱西大文筆多好不用我再錦上添花了,我只想說說我心裡一閃而過的想法: 我覺得川恩兩個不是基督徒真是太好了!!!


  • 米酒媽媽,我真的只是話多,沒那麼厲害啦!
    話說,甜文還真不好寫,所以我真的好崇拜你喔!
    拜託永遠不要停筆,常常給流川吃肉!(誤)

    至於留言的最後一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覺得他們各自的前任交往對象都是虔誠基督徒真是太好了

    Cathy 於 2015/05/25 17:42 回覆

  • jinhsieh
  • 凱西大:我要問一個蠢問題,要如何把你加入我的好友?還有動態訂閱呢?我每次知道妳發新文或要回味妳的精彩文章都是從米媽或別人的部落格轉來,找妳的Keyword是啥?我要第一手資訊啦!
  • 結果有成功嗎?
    因為我自己也不太會設定耶...

    Cathy 於 2015/06/06 21: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