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3

 

January 22, 2005

 

弊案官司結束的第一天,不但是自己的生日,還剛好是可以躲在家裡的周末。

 

昨晚流川依然睡得並不安穩,清晨天剛亮就醒了。

 

這幾年來,即使是不上課、不上班的日子,流川也都睡不久,因為壓力使他淺眠,於是放假的日子,他也總是習慣早起研究案件或是運動。然而,今天早上,他忽然有些無所適從,曾經讓他無法奢侈揮霍的時間突然多了起來,這七年來生活的唯一重心也已經消失,今天,該做些什麼呢?

 

流川走出房門,他隱約覺得樓上傳來了電視機的聲音。

 

叩叩。

 

「媽咪?妳起來了嗎?」

 

流川輕輕地推開房門,看到睡著的媽媽臉上有著兩道淚痕,房裡的電視機停在新聞台,想必是開了一整夜。

 

這些年,也許是心疼兒子一肩扛起官司的壓力,且也不願看兒子獨自守著這個空蕩冷清的房子,何碧玟遠遊的時間少了,留在家裡扮演母親角色的時候多了。

 

她了解自己的兒子。

 

在他的世界裡,每件事情曾經都是非黑即白;無論是面對自己父親的黑暗面,或是在正義和親情之間取得平衡點,對他來說都是極困難的一件事。

 

打了七年的官司,碧玟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在其中掙扎,她理當是心疼兒子多一些的;然而,即使不再有愛,看到曾經縱橫政壇多年的丈夫,年過半百了才看破自己很難延續下去的政治生涯,聽從兒子的安排去面對自己曾經的錯誤,碧玟的內心還是百感交集。

 

眼淚,是為兒子而流,也是為丈夫而流。流川明白。

 

「好好睡一覺吧!媽咪。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流川在媽媽的耳邊輕聲地說,然後幫媽媽蓋上被子。

 

就在他準備關上電視離開房間時,新聞正好播出了劉松衡官司的報導。

 

    "持續了整整七年的前立委劉松衡貪汙、瀆職案,

     在昨天下午正式宣判。這項弊案涉及官商勾結,

     情節重大,除了劉松衡立委之外,其餘人等

     也難逃刑責。…………

 

流川看著新聞,心裡覺得很不耐。他知道他還需要一段時間,而且似乎必須非常非常低調,才能度過這段新聞浪潮的包圍。

 

    "除了官司之外,這個案件在全案終結之後,

     大家注意到的還有一個人,就是贏得訴訟,

     且成功幫父親爭取到較輕刑責的劉前立委獨生子劉杉峰。

     這位年輕的律師,生涯第一個案件就把自己的父親送入監牢,

     究竟這是怎樣的一種心情?

     接下來請看本台的分析報導。

     

     前立委劉松衡的獨生子劉杉峰,

     七年前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姿態,

     在大學尚未畢業之前,就披上律師袍,親自上陣為父親打官司。

     雖然劉杉峰在大學時期就已經考上律師,

     但是當年依舊有很多人等著要看這個完全沒經驗的律師的笑話。

 

     (1998.2.6 本台資料畫面)

     「對社會、對人民,我們都深感抱歉。

      但是這一次的判決,並不等於正義得到了伸張。

      有一些不屬於我父親的罪項,

      我絕對不允許任何其他有心人士,

      惡意栽贓嫁禍於我父親。」

 

     「我方已經掌握了遠生集團負責人,王立華先生,

      和其他幾位民意代表串供事證。

      一審的判決並不公平,我們將會再提起上訴。」

 

     「從今天起,我將擔任我父親的委任律師,

      這一場仗,我親自來打。」

 

     當年劉杉峰發下豪語……

 

流川關上電視,因為那是他最討厭面對自己的一天。

 

那一天,最厭惡媒體的他在現實的面前妥協了,而且,那一天,也是自己忍痛看著嘉恩離開台灣、離開自己的日子……

 

****************************************

 

關上電視和母親的房門,流川走進了車庫。

 

NSR停在角落,安靜無聲,但是以隨時準備好的姿態,等待著主人再一次的駕馭。

 

這些年流川很少騎車了。為了工作上的方便,也有安全上的考量,加上經常必須順便接送同行的朋友或同事,於是沒那麼喜歡開車的他,也只能以車為主要的代步工具。

 

但,那些多半只是藉口。或許,流川只是不願意與任何人分享NSR所帶給他的青春美好記憶。

 

自從那個重要的人的離開了自己的生命以後,他的世界再也沒有中間值。一部分的自己因為必須面對父親的弊案官司和媒體而過份成熟、過份世故;另一部分的自己,則是回到了與「她」相愛之前,過份的冷靜自持,少了一點人味,而且,不對哪個異性特別,也不讓誰再坐上NSR的後座。

 

騎上車離開了家,流川漫無目的地在台北街頭穿梭。

 

心煩的時候,他總是這樣,想讓冷風吹散一身的煩躁。

 

他記不清自己騎了多久的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停下腳步,但他還是找了地方把NSR停好,然後慢慢地走到一旁的花台坐下。

 

這裡,是他和嘉恩分手的地方。

 

來到這裡,流川不發一語地望著當年嘉恩哭坐在地的位置,彷彿像是在心裡跟她對話一般,他道歉,但是依然不後悔。

 

當年提分手,流川根本不敢想像自己可以盼到這一天。被官司禁錮、不願成為嘉恩牽絆的自己,那條充滿了壓力、恐嚇、威脅、不快樂的路,終於走到了盡頭。然而,此刻站在這裡,嘉恩的聲音又一次迴盪在冷風之中……

 

    "你看著我的眼睛,我說我不要分手你有聽到嗎?"

    "你現在經歷的這一切通通都會過去,

     我會等你,我可以等你啊!"

 

「我經歷的這一切總算通通都過去了,但是妳也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流川苦笑,心痛。

 

 

 

 

 

藉此發文祝29歲的劉杉峰和29歲的李國毅,「今天」生日都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y 的頭像
Cathy

In my Good Way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Joanna3631
  • 先搶頭香再閱讀,整個超嗨的,開心。。。
  • Joanna3631
  • 好心酸的感覺,這樣的生日好落漠,真希望嘉恩也記得流川的生日也來到這裡,然後就這個那個,唉…沒辦法像Cathy文思泉湧字字珠璣,總覺得川媽沒啥建設性,也不是那種很有責任感的媽,還好兒子很優秀。。。
    孩子很快就長大,在高中之前像我們這種有責任感的媽,都比較勞心勞力,其實孩子的內心都知道我們媽媽對他們的付出,小時候辛苦一點教育,真的長大人格發展會比較平順,也不會收拾殘局,也不會行為偏差,關心和了解支持是很重要,我記得我以前要結婚時前輩送我一句話.....好的老公和小孩是我們自己教出來的。。。Cathy加油,你還年輕,我都空巢期了加更年期,有小孩玩玩也很快樂,你的累都會值得。。
  • 川媽太逃避面對自己的人生了
    在這樣家庭長大的孩子
    只能說父母可能上輩子都有燒好香
    孩子優秀又沒有學壞......

    Cathy 於 2015/02/01 16:19 回覆

  • 悄悄話
  • 章君雅
  • 謝謝凱西大
    句句入心
    我還是離不開川恩~~~~

    嗯!!祝李國毅生日快樂
  • 川恩無法超越啊!呵呵~

    Cathy 於 2015/02/01 16:21 回覆

  • ada
  • 我贊同2樓媽媽說的話,或許川媽多些忍耐與陪伴,流川可能不會如此的寂寞,看完文真的是心酸,但我想這一切都會過去也是值得的,因為一句話「不經一番寒徹骨,那能梅花撲鼻香」沒有經歷這一段刻骨銘心的歲月與成長,也許也不珍惜日後重逢的緣份,凱西你說是嗎?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只是想與你分享,加油,期待你筆下重逢的川恩。
  • 其實我也步覺得川媽需要忍耐
    即使夫妻感情不睦甚至分開了
    只要對孩子教育的態度正確
    孩子還是可以好好成長的
    有些媽媽為了孩子在沒有愛的婚姻裡一味忍讓
    對孩子的心理來說也不見得健康啊!

    反正流川現在就是在修練
    一切都會好的
    這也是說給他自己聽 :)

    Cathy 於 2015/02/01 16:23 回覆

  • lu5278
  • 孩子的成長一但過了回不來,如樓上們說的流川媽多些忍耐與陪年或許流川不會如些寂寞,所以我一直堅持陪孩子成長不但是他們媽咪也是朋友.
    流川應該苦盡甘來了吧,凱西大的大禮慢慢"傳"(台語)
  • 差不多要進入轉折了~哈哈
    讓大家久等囉~

    Cathy 於 2015/02/01 16:24 回覆

  • 惠津子
  • 看著這樣的流川好心疼喔
    這不是個二十出頭的少年可以承受的
    幸好地獄般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慶幸這次川媽有陪在兒子身邊

    嘉恩,凱西大已經幫你報了一箭之仇
    流川已經受到報應囉
    你可以回來了~~
  • 凱西最愛寫虐文,真的會這麼快讓嘉恩回來如大家的願嗎?
    哈哈哈哈哈哈

    Cathy 於 2015/02/01 16:25 回覆

  • 愛容毅戀的于婷
  • 好心疼、心酸的感覺
    這樣的生日感覺好落寞!!
  • 最近要虐流川以報道冒親不停的怨 XDDD

    Cathy 於 2015/02/01 16: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