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文發表於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TaiwanDrama/M.1397672501.A.B11.html

本系列文章動筆於〔我的自由年代〕電視劇播映完畢之前、小說出版之後。但是當時發表時為了避免爆了小說雷,因此刻意迴避小說情節而下筆。故本系列文與後來的電視劇走向及小說發展都沒有直接的關聯性,純粹是基於想寫自己想像中流川和嘉恩可能會分開很多年,以及這當中可能會有的故事。

真實的人生裡,往往有著許多的不圓滿,我鍵盤下的這個故事,沒有夢幻的情節,沒有粉紅滿溢的畫面,只有盡量貼近真實人生可能會有的故事發展。如果你喜歡,而且也還對這個與電視結局毫不相干的故事有點期待,我衷心感謝你的喜歡 :)


流川就這樣消失了。


沒有原因,沒有解釋,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他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在嘉恩的人生,只在嘉恩畢業典禮那天捎來一封沒有來信地址的信,裡面沒有隻字片語,只有那個流川從不離身的六芒星項鍊。


那年嘉恩大四,辛苦地準備了很久,幸運考上了英國的公費留學,也申請到一所口譯很有名的學校,就等著流川一退伍就要一起出國。流川跟嘉恩說好,退伍後要帶嘉恩先在台灣環島才要出國,而且退伍那天要一起慶祝,然而,流川沒有出現,再也沒有出現。


嘉恩曾經試圖尋找流川的下落,當然,這需要阿慶的人脈幫忙,但是仍然沒有任何線索,最終只能默默地放棄。她的心裡對流川沒有怨懟,她太了解他,他會這樣悄悄離去,一定有很特別的理由,所以她的心裡只有擔心,以及他居然就這樣放下她的不諒解。


後來嘉恩放棄了英國公費留學的機會,「少了流川,去英國還有意義嗎?」她這樣告訴身邊的每個人。這個英國的留學夢是跟流川一起開始編織的,這兩年收集學校資料,念書累的時候就看看英國的旅遊書做做夢,彷彿人還在台灣,就已經很熟悉英國的一切,「自己一個人去了,不就是觸景傷情了嗎?」


「嘉恩,我想流川的不告而別一定有他的理由。」小薇說。

「我拜託妳振作一點,沒有流川,妳還有我們阿!」Tracy努力幫嘉恩打氣。

「林嘉恩,妳看妳這樣,叔叔有多擔心,妳知道嗎?」人維又急又氣地說。

「嘉恩,少了流川,可是妳的人生還是需要繼續走下去。」白雪溫柔提醒著嘉恩。


大家都陪在嘉恩身旁,嘉恩知道這些人都在擔心她,所以她收起白天的眼淚,努力擠出笑容,盡量讓自己過著與過往一樣平淡安穩的生活。


畢業後的暑假,沒有出國的嘉恩在教授的介紹下接了兩本原文教科書的出版翻譯工作,白天一邊翻譯、一邊幫忙家裡的生意,晚上兼了三個英文家教,讓忙碌的生活填補心中的痛苦和寂寞。


這一天難得的空檔,嘉恩一個人坐在房裡,從書桌的抽屜裡拿出那個放滿了她和流川回憶的紙盒,經過這幾年交往,當初的小紙盒已經換成大紙盒了。裡面有電影票根、紙條、許多生日、情人節、聖誕節…不同節日時流川親手寫的卡片,但是最多的是,流川當兵這兩年,每天一封的來信,還有每一次放假時,嘉恩搭火車去看他的票根。


看著看著,眼淚不聽使喚地落下,嘉恩緊咬著嘴唇不敢哭出聲,「流川,你到底在哪裡?為什麼留我一個人?」嘉恩在心裡吶喊,但是始終沒有人可以給她答案。


叩叩。「嘉恩,我可以進來嗎?」白雪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嘉恩迅速擦乾眼淚。「學姐,你怎麼有空過來?」

「吶~這個給妳。」白雪遞給嘉恩一個資料夾。

「我發現明年公費留學的新簡章出來了,所以印下來給妳看看。」

「嘉恩,公費留學這麼難考,我覺得妳今年放棄了真的很可惜,如果  去英國會讓妳難過,妳也可以考慮其他國家阿!美國也很好阿!有很多有名的翻譯學校,再試試看好不好?」

「學姐,我……」

「嘉恩,妳的人生還很長,難道就要這樣被流川困在這裡嗎?難道沒有流川,妳就沒有了夢想,沒有想做的事情嗎?妳有沒有想過,流川不知道還會不會再出現,或是,流川其實會希望妳繼續去完成妳的夢想?」

「………」

「還有妳的爸媽,我想,這幾個月來,最擔心妳的就是他們了。妳能夠振作起來,完成自己的夢想,去做妳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不是這樣兼幾個家教、翻譯幾本書,我想才是對妳爸媽栽培妳這麼多年最好的回報,也才能真正讓他們安心。」


白雪的話深深地說進嘉恩的心底,讓她一邊點頭也一邊默默地流下眼淚,白雪走上前給了嘉恩一個溫暖的擁抱。


「學姐,謝謝妳。公費留考的事情,我會再努力準備的。」



***************************************************

嘉恩即將啟程,目的地是距離美國舊金山兩個半小時車程的一個海邊小鎮,那裡有一所口譯很有名的學校正在等待嘉恩去報到。


當初在白雪的鼓勵下,嘉恩打起精神準備第二次的公費留學考試,而且也很順利地爭取到了翻譯類組唯一的公費名額。在選擇留學國家時,嘉恩最後一刻放棄了英國,決定改去美國,大家都知道那個改變的理由,因為「英國是要跟流川一起去的地方」。


申請學校時,嘉恩一開始就鎖定了舊金山附近的那所翻譯研究所,因為在看學校簡章時,雖然學校很小也沒有傳統大學的校園,但是她被海邊小鎮的美景吸引,最重要的是,簡章上寫著「學校距離西岸大城舊金山僅兩個半小時車程,舊金山是美國文化、種族都相當多元的城市,漫步在這個城市中,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空氣中那股自由的氣息。」(請自行腦補英文版)


「自由的氣息」,嘉恩笑了。


「流川,我去這裡好嗎?你總是在追尋自由,我也很想知道,少了你,我是不是也能找到屬於我自己的自由。」



*************************************************************

走出舊金山國際機場,空氣裡有股乾淨但冷冽的味道。


「Hi, San Francisco!」嘉恩已經準備好要迎接全新的生活,這裡沒有流川,只有自己。


嘉恩到學校完成報到手續,住進了國際學生宿舍,花了幾天總算安頓好,也認識了一些人。這個學校不大,但是因為有專門中英口譯的組別,所以15人的小班級裡今年就有兩個台灣人,嘉恩開朗大方的個性很快就跟全班不同國籍的人玩在一起。


開學的第一個晚上,嘉恩坐在書桌前打開了一本空白日記。嘉恩從來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是她決定今天開始讓寫日記變成一個固定的習慣。


          “Sep. 6, 2001

          這是我到美國正式開始上課的第一天
          雖然英文一直是我拿手的事情
          不過真的來念書,還是覺得受到震撼教育了
          美國的學習風氣好不一樣
          班上除了台灣人,也有專攻中英口譯的美國人
          美國人在課堂上跟教授互動的方式也跟自己以前的經驗很不同
          這是一個很震撼也很有收獲的開始
          未來的日子,我一定不能偷懶
          要認真跟上大家的腳步
          希望畢業的時候,我會是一個能力受肯定的口譯專家 :)

          這個週末大家在約要一起開車去SF市區觀光
          來美國快一個月了都沒進城過
          我真的好期待喔!
          所謂的「自由」,我終於有機會去感受一下了嗎?

          流川,如果你也在該有多好……

          唉~不想了。說好要來這裡過自己的新生活的,不是嗎?
          我不能再被困住了,要闖出去!

          Joan, work hard, play hard!”



如同日記上寫的,work hard, play hard,嘉恩對研究所的課業非常投入,也因為是自己喜愛的領域,所以即使課業壓力非常大,她也相當樂在其中,而且為了充實自我的能力,她還大量閱讀國際關係和科技相關的刊物,以此做為自己口譯的專業領域。


不過她不只是光唸書而已,她持續幫台灣的教授翻譯原文書當成打工,放假的日子,還跟著有車的同學們玩遍加州,夏天去Santa Cruz衝浪,冬天去Lake Tahoe滑雪,她還嘗試了每天要開10幾個小時車的公路旅行,去國家公園露營、溯溪,去了Disneyland,甚至還被男生拉著一起去看根本不懂的MLB還有NBA!


兩年留學的生活多彩多姿,豐富到讓嘉恩偶爾會以為自己真的已經忘記了流川,但是流川的影子或是他曾經說過的話總是在不經意間出現在嘉恩的腦海裡,「流川,你在哪裡呢?你過得好不好?」嘉恩還是很惦記著這個人,只是漸漸不會為了他流淚,也不再那麼想了。


留學的生活很精彩很有趣,嘉恩在寫給家人朋友的email還有MSN訊息裡面,總是快樂地跟大家分享國外生活的所見所聞還有照片,當然,她也會跟大家吐吐苦水,抱怨一下口譯所的功課有多麼吃重。這兩年來,嘉恩真的變得很獨立,低潮的時候懂得尋找出口,不再逞強地一個人扛著,雖然沒有流川,但是人維和白雪總是一直給予嘉恩源源不絕的支持,爸媽也在每星期固定的通話中漸漸感受到嘉恩的成長和改變。


很快的,兩年研究所的生活結束了。嘉恩很幸運的在舊金山的政府單位找到了翻譯相關的工作,所以得以暫時延緩公費留學生畢業後需要返台服務的計畫,繼續留在美國生活;嘉恩瞞著朋友悄悄短暫返台兩週辦理新的簽證就回到美國,雖然很捨不得看到女兒一個人孤獨在國外打拼,但是嘉恩的爸媽還是很支持她的決定,要她放心在國外累積工作經驗。



咦?那感情呢?這才是大家最關心的吧!(笑)



嘉恩念研究所的時候,班上有個台灣來的男孩子,是個很開朗也很穩重的人,嘉恩跟他非常談得來,兩個人在課業上互相鼓勵,放假時也都會約上其他人一起到處旅行。


研二剛開學不久,男孩在學校附近海邊的夕陽下跟嘉恩告白,非常誠懇,嘉恩知道這個男孩會是一個很適合交往的對象,也覺得自己或許應該放開心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所以嘉恩取下了頸上的六芒星項鍊,收進那個充滿回憶的紙盒中,跟這個男孩交往了。


男孩比嘉恩大三歲,對嘉恩呵護備至,成熟穩重的他跟嘉恩談了一段從一開始就很穩定的感情,穩定到嘉恩都以為大概就會跟這個人走一輩子了。畢業後,兩個人都在美國找到工作,只是分在加州不同的城市,嘉恩住在舊金山,男孩在三小時車程外的另一個城市找到教職,他們只能趁周末的時候見面,不過國外單純的生活相對缺乏刺激,所以即使分隔兩地,對他們的感情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日子也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直到那天……


2006年,嘉恩跟男孩交往的第四年,也是他們到美國的第五年,兩個人趁春天還不太熱,一起飛去夏威夷旅行。夏威夷的美食和熱情都跟舊金山很不一樣,兩個工作忙碌又很難得見面的人,終於有了幾天可以好好相處的時光。他們一起走了觀光客的行程,在Waikiki Beach玩水曬太陽,Hanauma Bay浮潛,去Pearl Harbor參觀軍艦和紀念館,每天都大吃大喝,非常開心。


在夏威夷的最後兩天,嘉恩跟男朋友租了車準備環島一圈,隨意走走停停,途中不小心迷路開進了住宅區,嘉恩臉上帶著微笑看著窗外一戶戶鮮花盛開的傳統美式住宅,享受不同於Waikiki熱鬧吵雜大街上的片刻寧靜。忽然間,嘉恩看見前方一棟民宅路邊站了兩個人,都是東方臉孔,一個是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另一個則是年約30歲的瘦高男子,兩個人擁抱了一下,彷彿在互道再見,背著大背包的男子就轉身走向路邊等待的計程車。


嘉恩男友開著車很快地經過這台計程車繼續往前,嘉恩不經意地往外望了一眼,整個心卻瞬間停住了!

「流川!」

「什麼?」嘉恩男友邊問邊將車開往路口右轉。

「停車!停車!」嘉恩著急地喊著。

「Joan,怎麼了?為什麼要停車?」

「快停車!」車子一往路旁停住,嘉恩立刻開了門狂奔回去,但是回到剛剛的那條路,早已沒了計程車跟老婦人的影子......嘉恩整個人癱軟坐在地上,眼淚直流,「我不會看錯的,是他,一定是他!」她的男友走到她身旁把喃喃自語的她扶回車上,這是兩人交往三年多來,他第一次看到嘉恩情緒如此失控。


「Joan,到底怎麼了?不要哭了好嗎?妳說話啊!」嘉恩的男友好心急。

嘉恩在車上哭了好一陣子終於冷靜下來。

「對不起,你可以先不要問嗎?我需要靜一靜。」


在夏威夷的最後一晚,嘉恩整個人都心神不寧,回到熱鬧的市區,她的眼神總是不自覺地在人群中尋覓那個曾經那麼熟悉的身影。「原來你在夏威夷嗎?」嘉恩心裡有好多問號沒有解答,而且某些埋藏在心深處多年的情感,也在匆匆的一眼瞬間爆發。


原來,他從來沒有從她的心上離開。


假期結束後回到舊金山,嘉恩回到她的公寓,從衣櫃最裡面拉出那個一路跟著她來到美國的大紙盒,自從拿下六芒星項鍊的那天開始,她就沒再開過它了。嘉恩拍了拍上面的灰塵,輕輕地翻開盒蓋,一瞬間,滿室的回憶流竄,嘉恩拿起項鍊握在手中,眼淚流下,「流川,我好想你...」


嘉恩打開電腦,隱藏登入MSN,看到男友丟來的離線訊息:


「baby,不知道妳怎麼了,但是我真的很擔心妳。有空的時候打給我好嗎?要記得按時吃飯。」


嘉恩煩躁地搖搖頭,關掉了這個視窗,然後點了【Janet。Snow White】


【Joan。小太陽~*】:學姐在忙嗎?

【Janet。Snow White】:還好,怎麼了嗎?不是去Hawaii玩,回去啦?好不好玩?

【Joan。小太陽~*】:學姐,我在夏威夷看到流川了。

【Janet。Snow White】:!!!!!

【Janet。Snow White】:然後呢?他現在人呢?

【Joan。小太陽~*】:我跟他擦肩而過,等我回頭追過去,他的車已經不見了.....

【Joan。小太陽~*】:但是我很確定那是他!我不會看錯的!

【Joan。小太陽~*】:怎麼辦學姐,我現在好痛苦..這幾年我一直告訴自己要往前走

【Joan。小太陽~*】:可是見到他,就算只是短短幾秒鐘

【Joan。小太陽~*】:忽然之間,我所有的努力都瓦解了......

【Janet。Snow White】:我懂......(抱抱)

【Joan。小太陽~*】:我真的好痛好痛......

【Joan。小太陽~*】:而且,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男朋友

【Joan。小太陽~*】:一直以來,即使我沒有他愛我的那樣愛他

【Joan。小太陽~*】:但我真的曾經以為自己可以跟這個人平穩地走下去

【Joan。小太陽~*】:甚至共度一生

【Joan。小太陽~*】:可是那天見到流川,我才徹底認清這個事實

【Joan。小太陽~*】:流川始終在我心裡,沒有人可以取代他.....

【Janet。Snow White】:嘉恩,我覺得妳需要好好跟妳男朋友談一談。

【Janet。Snow White】:流川這個結在妳心裡太久了,不打開它,對妳男朋友也不公平

【Janet。Snow White】:雖然這幾年只有妳們回台灣時見過他兩次

【Janet。Snow White】:但是我能感覺到他是個很好的人

【Janet。Snow White】:現在流川出現的事情對妳的衝擊太大

【Janet。Snow White】:等妳想清楚了,一定要跟妳男朋友聊聊

【Janet。Snow White】:不過妳要知道,不管妳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妳的。

【Joan。小太陽~*】:學姐,謝謝妳。還好這幾年有MSN,讓我可以隨時跟妳聊天 :)



後來,嘉恩想了很久,本來平常週末都是男朋友開車來找她,這次嘉恩自己搭了三個小時的車去找他。他們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這些年,嘉恩絕口不提她跟流川的過去,他只知道她出國前有過一段戀情,但是她不說,他也從未刻意去問,直到此刻嘉恩主動說起這段其實根本沒有分手的初戀。


「所以,妳在夏威夷看到的是那個人嗎?」

「嗯。」

「他......也是給妳那條六芒星項鍊的人吧?」

「你怎麼知道?」


他苦笑。他對她是一見鍾情,到美國的第一年總是偷偷觀察著她,怎麼會沒有發現她偶爾流露出不屬於開朗外表下的哀傷,特別是她不自覺摸著胸口的六芒星墜飾的時候。


他一直都知道她頸上掛著一條精緻的六芒星項鍊,也知道從她答應跟他交往的隔天起,那條項鍊就從她身上消失了。


「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因為跨不過自己心上的這道檻,這是嘉恩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幾個月之後,倦鳥想要歸巢了,嘉恩收拾好在美國的一切,辭職準備回台灣。


五年前一個人隻身帶著兩個皮箱來到這裡,舊金山灣區就像她的第二個家,在這裡她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感受到自由、民主且開放的風氣,她跟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一起工作,她不再害怕面對或嘗試新的事物,她變成熟了,也學會了真正的獨立,她已經跟五年前的自己不一樣了。但唯一不變的是,就算流川為了一個她不清楚的理由丟下她,她愛的人始終還是只有他。


嘉恩回到台灣了。她告訴自己,既然會繞了半個地球跟流川相遇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她相信,只要回到原點等待,他一定會回來。這些年她一直保留著大學時的call機號碼,她期待著也許某一天,等他忙完了,就會想起那個一直把3631的一切都放在心上的sky。



To be cou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y 的頭像
Cathy

In my Good Way

C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